千里烟波

cp @英雄迟暮
微博@讴木
徒弟 @天珞景城
转载吱一声

塑料情,再见

不会删文,因为换了手机,文就丢这了

QQ欢迎扩列:2046723113

【喻黄叶】预告

叶修出生的时候,祭祀告诉他,他身上的两个名字一个是相伴一生的人,一个是杀害你的人。

那日海选,是叶修第一次看到了和自己身上名字对上的两个人。

一个温暖似水,一个热情似火

叶修陷入了纠结。

大型虐心虐身连续剧,将在有生之年更新

——————
来自QQ的梗

【all叶】变成了女孩子,当然是要。。。。

有ooc有私设
好久没写了,文笔死了
小可爱的点文求不嫌弃 @allyetuanzhuxilianyexiumeimeiy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天早晨,鸟语花香春光明媚,外面阳光洒在西方建筑风格的房屋上,从窗户里射进来,照的床上的人眼睛抖了抖,翻了一个身,头蹭了蹭被子,安稳地继续闭上了眼,仿佛刚刚的骚动不是他发出来的一样。

很快门被轻轻打开,一顶和太阳相近颜色的头发,可以看的出主人很愉悦,一蹦一跳的跑进来,一下子掀开了床上人的被子,喊着:
“叶修,起床咯!”
叶修无奈的抬起胳膊,眯着眼睛看着是谁来了,翻了一个身,
“沐橙啊,你能不能像个姑娘一样,温婉点。”

苏沐橙听见,无奈的叉着腰,
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叶修翻了个身,紧紧抱着枕头,等等,刚刚胳膊擦过的一团柔软,叶修一下子惊醒了,
“嗯!?”
苏沐橙看着想起来的叶修,满意的点了点头,扑了上去揉了起来那两团,叶修被弄的直喊停,“别别别。”

苏沐橙只好起身,“赶紧穿衣服,你还讲不讲对战了?”
叶修双手护着自己的胸,催促着苏沐橙,
“你赶紧出去,我自己换。”
叶修把苏沐橙赶出去了之后,看着自己柜里的衣服,掏出了那件最普通的白衬衫,平时看见那些视频里,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这个装扮,再套长一件短裤子。
内衣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帮叶修买好了,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自己揉了揉自己的胸,喃喃:

“怎么自己揉胸就没啥感觉呢。”

无奈的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,快步离开了房间,靠在墙上等待的苏沐橙,看着推门而出的叶修,眼睛发光的看着叶修。

叶修是在昨天下午睡了一个午觉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孩子,吓得自己连忙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苏沐橙,然后苏沐橙和楚云秀就一起出现在了自己房间里,帮自己量尺寸,去买内衣内裤。
但是一下午的不出现,让国家队的其他男孩子很是不放心,更别说同一房间的喻文州了,领队没去看他们打比赛就算了,比赛回来,告诉自己房间不能过进,跟黄少天挤挤吧先。

喻文州狠,但是还是微笑着说“好。”

苏沐橙看着叶修的大长腿,低下腰,摸了摸腿,“哇,真白!真直!”
叶修慌张的往前跑了两步,不让苏沐橙摸,
“你你,自己也有啊!”
苏沐橙站起身,摇了摇头,
“我没有,我太胖了。”
叶修觉得自己仿佛在听谁放屁,仿佛在苏黎世还被喊女神的,不是她一样,赶忙推着苏沐橙,“走吧走吧,不是还要去讲话嘛。”

方锐看着两个女孩子进来了,已经一天没有看见老叶了,所有男孩子都在翘首以盼,跟个等妈的孩子一样,其实是等老婆一样,当苏沐橙推开门,方锐看着两条大白腿,打趣道:
“后面那个美女是谁啊?”
一个和老叶的声音差不多的嗓音,就是毕竟偏柔和点,但是内在的嘲讽还是那样,

“怎么点心大大,看不出来我了?”

黄少天放下了手里的手机,喻文州停下来喝水的动作。。。。一起看向了叶修,方锐站起身,跑过去摸了摸叶修胸口的两坨肉,
“真的假的?”
叶修被方锐手感弄的,忍不住红了脸,咳嗽了一下,
“咳咳,你要干嘛?你是臭流氓嘛?”
方锐只好乖乖的放下手,抬头笑着说道“我是啊。”

而黄少天看着两个人的互动,也跑过去,摸了摸叶修的腿:
“老叶,你记得我们曾经在太阳下许下的诺言嘛?”
叶修瞥了个眼神过来,
“大太阳我不出来的。”
“那西湖边呢,老叶,你别跟我讲忘了,我很伤心的!”
喻文州看着为难的叶修,挑了挑眉
“我都记得,当年我们说段子,说要是变成女孩子就。。。。”

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,
“说好让大家一起爽爽的。”
本来很斯文的一个人,嘴里却蹦出了如同变态的话。
苏沐橙笑了笑拉着楚云秀出门去了。
【拉灯——】

某个刚刚过了生日的职业选手,打了一个喷嚏,小声嘟囔着:
“生日许愿叶修变成女孩子,第二天怎么就感冒了呢?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刚刚考完一级B,mmp,抽到的卷子好难
谢谢阅读

bgm:一直在换,强推洛少爷 萧忆情。。。还有很多

写作软件:墨者写作,手机自带备忘录

小癖好:双耳都带着耳机,一边听歌一边码字

衍生脑洞:当然是叶修退役的时候,大家都跑过来找他了!

AU脑洞:当然是快穿了,特别还是有系统的那种,穿越到十二生肖的爽文

pwp脑洞:搞事情,大家一起上,一起上!

更新计划:最近晋江那边日更所以,这边是想到了喜欢的梗,就更,随缘哟
(所以你们监督不了。)

【all叶】七夕的苏黎世

有ooc
有私设
灰机的点文 @飞飞呱唧呱唧叽叽boom!!!!!!bilibili
段子段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叶修收到了好几份礼物,他仔细想了想不是很懂,今天既不是自己的生日,也不是什么节日吧,毕竟外面并没有什么活动。
但是叶修还是收了进去,放在了桌上,他觉得不出意外,应该是队里的人吧。

2.
叶修把礼物收拾好,带着一队人往比赛场浩浩荡荡的过去了,叶修看着这帮人都很羞涩的看着自己,叶修觉得很懵逼。
黄少天首先打破尴尬,跟叶修勾肩搭背的问:
“你看到我送的键盘了嘛?”
叶修直接回了一句,
“还没拆。”
但是清楚了,里面那个键盘是黄少天送的。
然后其他人看着黄少天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礼物是啥,一个个都上来说,只有喻文州,张新杰和肖时钦并没有说出来。

3.
比赛开始了,叶修坐在教练座位上,看着这一个个的骁勇善战,还有隔壁英国队队长,今天表现也很惊艳,让叶修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叶修毫不客气的看着过来巴结自己的,隔壁队的教练,变向的夸自己的队友。
“今天怎么这么猛啊,别人拿不到冠军怎么办。”

4.
叶修带着一帮人去了自己房间,所有人都很激动,以为可以干什么了,只见,叶修把桌上的所有礼物一个一个给回去,
“你的键盘。”
“你的鼠标。”
“你的老干妈。”
    。。。。

一个个都拿着东西,除了喻文州,张新杰和肖时钦,他们三一直站在门口,看着一个个拿着礼物出来,跟着一起走了。
叶修看着还剩下的四个礼物,犯愁。
叶修虽然怀疑张新杰他们,但是有四个,怎么分的清楚,只好乖乖收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心脏表示,辣鸡。
后面苏沐橙告诉了叶修那天是七夕,而三个礼物,还有一个是英国队队长的。
谢谢阅读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鲸落HAN:

我啊陈小白:



傲寒404:





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






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


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







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


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


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













  • 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






  • 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






  • 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











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




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




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











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




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




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











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




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




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











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




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




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




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









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




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




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




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




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













:)






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




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




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




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




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




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






以上。













【瞳耀】如果展喵误会了,那么白羽瞳岂不是(凉了)

有ooc
有私设
系列六吧
刚刚换了手机,小号丢了,估计得过几天登回来,先用大号更,到时候会转载回去
前文看小号 @木木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展耀摸了摸自己的头,不是很懂赵爵要干什么,而赵爵一回警局就跑到了白羽瞳的办公室去邀功。
白羽瞳看着神癫癫的赵爵,放下了手机的文件夹,
“怎么样?”
赵爵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手帕,然后用手指捏着那一根细小的头发,递给了白羽瞳:
“喏,去亲子鉴定搞一下。”
白羽瞳接过,点了点头,
“好。”
赵爵继续说:
“到时候你鉴定完告诉我一下,我去交涉。”
眼神飘向了某个地方,正躺在家里看报纸的陈教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。

白羽瞳先去了一趟展耀家,幸好最近展启天夫妇正好旅游回来,白羽瞳慎重的接过了那根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,明明在展耀还在家里的时候,头发还是那么乌黑亮丽,白羽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展启天给白羽瞳的时候,虽然年龄已是暮年,但是那炯炯有神的眼神,无不是在威胁着白羽瞳,
如果知道了什么一定要告诉自己。
很快白羽瞳就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公孙,毕竟在医学方面白羽瞳很放心公孙的人脉。

几天后,命案还在发生,慢慢的白羽瞳发现自己和展云碰到的时候越来越少,有可能是那边的人感到了什么,还是展云心里有鬼,白羽瞳竟然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展云和顾云了。
但很快公孙就把鉴定报告丢在了白羽瞳的桌上,说出了让白羽瞳在意料之中,又在意料之外的话:
“百分之九十九。”

很快展云就发现了不对劲,自己有时候会去大学里授课,或者去找教授讨论研究,但是有个人出现在自己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多。
一开始只是接人,那个被接送的展云也觉得眼熟,好像是某个小警察。
慢慢的和自己开始擦肩而过,展云站在教授办公室的窗户旁边,看着那个叫白羽瞳的靠着一辆白色的跑车,展云自然是很不喜欢这种炫富的人,刚想冷哼一声,移开眼神。

但是教授好像发现了展云对外面那个小年轻的关注,走到展云的旁边,眼睛也看着这个小年轻,嘴里却说着:
“这个好像叫白羽瞳吧,是个警察。”
展云一听来了兴趣,继续听着,
“他呀,和我之前的那个学生,展耀是一对。那个白色跑车我也好久没看见了。”
展云一听,心里就有一股无法说出来的火气,教授继续介绍道:
“展云你和展耀岛蛮像的。”

展云叹了一口气,手里拿着刚刚问的问题做好的笔记,向教授再见,
“那我先走了,教授。”
教授只好点了点头,
“那回见。”
展云抱着资料,下楼去了,展云看着白羽瞳看到自己的一瞬间,跟看到了猎物一样,向自己走过来,展云却勾起嘴角,冷笑了一声:
“呵,花心的男人。”
白羽瞳被攻击的莫名其妙,刚刚想好的开场白,都没法蹦出嘴,而展云也没给他开口的机会,错过身,走远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羽瞳委屈,却不能说
两天一更说好的
唉天天到晚上九点训练完,然后群里亲友打牌,然后就是十二点【哭唧唧】
谢谢阅读

我的一些真心话

就讲实话吧
发现lof这个软件完全是因为米英一篇贴吧授权的文,贴吧上没动静了,就只好爬来了这边。
米英粮贴吧多,真的,我最爱海英,国设了。

我去年暑假来的圈子里,那是我第一次写文,第一次碰同人文,来了这个圈子,完全是因为看到了晋江上的一篇《我是叶家小助攻》来的【强推】
还有已经删号的停车场大大,那个时候dun肉超香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退圈了

《女神在上》也好看,这个性转

那个时候先是看文,去年的时候我搜遍全网,三四个all叶重生梗吧
太少了,没有我想看的我就亲自操刀,反正主要是没人写自己的爽点,那为了自己有粮吃,就自己写了。

有人点喜欢真的很快乐,现在那个一开始追我文的人还在催我的番外,【我就要问问你了,你不说你没手机嘛?!你不是高一嘛?】

后来想起认识一波同好,加入了一个群,那个群是杂食群,所有cp都有,所以聊全职的时间几乎没有,跟单纯水聊一样。
那个时候我三四十粉吧,那个时候我也拉了同学,她写米英,我写all叶,答应好一百粉就开车。
她现在被我安利的就吃叶黄,和黄叶。

群里的大家也都是新手,所以大家互关一波,群里人一多投骰子啊,连麦啊就出来了。那时候群主也就是野图可冷漠了,也很皮,一言不合就改群名片,还是改成那种很黄暴的。
我记得我开学了,在新的学校宿舍躺着的时候还在跟她们连麦。

那个时候真的很快乐,大家说不更就不更,谁先更谁是狗。
后来开学一个个都走了,群里开始冷清了,但我们怕那些老人回来的时候发现群里都是不认识的人,所以我们不再宣群了,就我们几个玩。

一个游戏出来了,我们群里肯定是要组队玩的,原耽书,兄弟情的电视剧我们也要讨论,真的很快乐。没有因为大家都不混全职就没有话聊。

那个时候有可能是我自作多情,dan点了我的文,我们俩粉丝又近,我就经常和她比,但是她涨粉很快,而我平时也懒,粉丝也慢慢的涨。

过年的时候,那是我在圈里过的第一个年,什么活动都有,加了一堆,这时候就要闲扯到后来认识的一波人。
像那个笑笑,(不一样,安笙,黑白,都是在chu薇太太的活动群认识的,后来发现苏沐橙生日没有人,我们几个就又去开了一个群,生命中出现了一丝的交集。

那个时候那个黄叶活动群,后来就被发展成了亲友群,十方是我印象最深的人,因为她跑过来问我墓秋什么时候更。
讲实话群里很多人我都不认识,有可能是我进圈太早了,一般开始产粮了,就懒的翻tag,关注一波太太了,所以我对我后面来的我都不是很认识。

我承认当时22是很傻逼,有可能是我记错了,反正当时她说她是玩的贴吧,然后建了一个lof,让我们去关注一下,点个推荐。
后来就遇上了tag被刷了,我老婆被气到删号,又开个小号回来,那个时候还跑过来跟我表白,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亲老婆。

再后来,黄叶群的人,又认识了新的一波人,我已经不愿意再交朋友了,不然朋友圈是真的太大了。
讲实话进了那些群,我没有改群名片,我说话没有人理我,我也不是很懂了,有可能只有有排名的人,讲话才有人理吧。
所以我觉得还不如一开始的那个群。

后来已经有粉丝群了,先去撕了一个用了顶胯梗的新手,也不是用了你的排版就多打了几个空格,讲实话,那个时候我没觉得抄袭,但是在群里问,到底哪里抄袭了,没人理我,好像撕人很正常,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∶

在之前我有去过一个活动群,那个时候群里的人只是聊梗,聊着聊着,说如果全职高手里的人变成软件,会是什么样的,很正常吧,就是聊梗吧
然后一个人蹦出来了,这个梗我用过了,是我的!

我笑了,梗还分先来后到嘛?那第一个用穿越梗的,岂不是可以骂后面的每一个人。

但这次22这次,我站太太,因为她用了一套话,不是梗了,是对话重复上了。

后来嘛就是两个人撕了,我中立咯,某人看透我咯,那我就不留下了,如果是你撕人的时候一定要站你那面的话,我走
毕竟我这人看事情很中立的,如果说有人骂你我会去,但如果这件事情没必要闹的这么大,不好意思,我看戏。

然后就删了一波好友,清了一波列表。
和闺蜜聊天,我们想起了之前原创时候的坑,然后我们一拍即合,省的在lof难受,还不如跑掉。

现在加群也不像以前了,以前大家tag翻,翻到就是缘分,毕竟一天产粮很多,但是我有很多小号,在别的圈,现在都是私信,加群。
群里除了剧情,除了剧情,除了演戏的两个人,没了,不聊闲话的让我害怕。

有时候觉得还是以前的人好
大家虽然都会加别的群,但那个群,大家累了都会回去,就算列表十几个群,但那个群,是我进去聊天,最多的地方。

认识你们真的很开心

主要也是all叶自己想写的写完了,有些连载自己也没写大纲,最近训练也忙,忙到心力交瘁,所以

我就是说说心里话,更新你也懂的,看我和我老婆情头

做人一定要开心,为什么要苦了自己,成全别人
咱是网络,网络一线牵,珍惜这段缘
但是遇到不顺心的,删号从来,或者压根不回来,不是很爽嘛
难道这个圈子有什么,十分令你重视的东西嘛?硬要不回来,就难受的地步?

我重视叶修,over






我做人,从来不委屈自己
当然我很佛系,除非你惹到我的底线

本子快做好了,就印了20本
真贵嘤嘤嘤
有可能不是很好看,做的
毕竟也是我第一次做的
不知道有没有人买

【黄叶】这有可能就是青春吧

 有ooc
有私设
少天生日快乐
活动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黄少天向叶修表白了,这是个令荣耀高中每个人都慌张的消息,因为两个人正好是相反面,黄少天成绩不好,但很听话,而叶修成绩很好,却喜欢拉仇恨,两个人自从到了一个宿舍,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慢慢很多女孩看着两个人就觉得gay里gay气的,结果没想到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。

只能说其实两个人对对方都有感觉,但没人先开这个口,都怕被拒绝的尴尬,但是很快机会就来了,周五要去春游,黄少天一看到通知,立马拍了拍前桌的背,

“老叶,老叶,后天去春游了,你去不去?”

平时按叶修的性子肯定躺在家里,宁愿当个死宅也不想出去玩,特别还是去那种爬山的活动∶

“我。”

还没说完,黄少天就自作主张,把已经写上了叶修的小组名单交给了老师,叶修对此只能耸了耸肩,刚想反驳∶

“你。”

黄少天立马又张罗起来,

“老叶走走走,明晚我们一起去买东西。”

叶修对此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,反正名单交上去了也没了办法。


其实两人一开始不是很熟,只是单纯上下铺关系,宿舍是个四人宿舍,另外两个人因为是本地的,所以周末是不在宿舍的,在两个人还不熟的时候,两个人的周末还是十分尴尬的,但两个人在开学第一天就加了手机,在一天晚上,叶修看着空间里,黄少天那句“我有喜欢的人了!”
很快的刷了过去,并给了个赞,然后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上铺的人,脚一蹬,然后探头看向自己,叶修也抬头对视着,

“干嘛?”

黄少天指了指手机上的那个通知,

“叶修你赞了我那条说说。”

叶修一听觉得不太对劲,刚想取消,黄少天仿佛知道他会有这个动作,晃了晃自己手机,

“没用的,我截图了!叶修我这个是一个坑,没想到你跳进来了哈哈哈。”

然后把手机里的一串发给了叶修,

“选一个发说说。”

叶修看都没打算看,直接把黄少天那句直接发了出去,“我有喜欢的人了!”然后就去打游戏了,黄少天怂了一下肩,无奈地躺了回去。
很明显叶修并不想把这个沙雕的活动继续下去,但是黄少天看着那些在下面评论的,
“是谁啊?”
“我认不认识?”
“真的假的,你还有喜欢的人?”
.....

黄少天很快乐的在下面回答着,
“我啊我啊。”
“你是?”
“怎么嘀!”
....

叶修看着不停抖动的手机,没办法关掉了软件,看着黄少天发的那些话,还有他给自己发的私聊,
“毕竟是我的锅,我来解释”
叶修看着后面的耍帅的表情,
“噗嗤。”
黄少天又从上面探头下来,
“咋了?”
叶修把脚往上一噔,
“解释去,我睡觉了,再见。”
然后把手机放在床头就睡了,黄少天只能回去,
却没有注意到叶修嘴角的一丝笑意 。

黄少天本来就喜欢叶修,特别是问他题目时,从前面转头教自己,那认真的样子,专注的眼神,让黄少天很容易看呆,还有就是就是和熟人讽刺的样子,眉毛一挑,嘴里吐出的却是不饶人的话。
黄少天特别喜欢这样的叶修,特别是在和叶修成为熟人之后,叶修回头教自己题目都会嘲讽自己几句,
“少天大大,你怎么又没听懂?”

讲了几遍之后,明明黄少天听懂了,却还是摇头说,
“不会。”
这个时候叶修就会拍一下黄少天的脑袋,用一种在黄少天耳里是宠溺的声音说∶
“是不是笨?”
这个时候黄少天特别喜欢反驳一句,
“要是我的头就是这么被你打笨的呢?”

等到上体育课就是叶修的不擅长了,叶修喜欢坐在看台上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下面,如果有人跑过去问∶
“叶修你倒是运动啊!”
叶修会摆摆手,
“不了不了,你们替我。”
黄少天就会在下面看着叶修因为离自己太远,而迷糊的脸,微风拂过叶修的额头,把头发吹了起来,叶修却仔细地看着下面,随风迷乱自己的眼。


很快到了春游前一天晚上,黄少天和叶修去了超市,一进去两个人就分开了,然后约好在饮料区集合,等两个人见面的时候,一个人就打算买一盒方便面,而另一个购物车里满满的面包,零食。
黄少天震惊地看着叶修,
“你。”
叶修一想起昨天的仇,
“我不爱吃那么多的垃圾食品。”

“可是。”

“管饱OK。”

两个人又买了几瓶水,快结账了,叶修又捞了几根棒棒糖,付了钱回去了。

第二天春游了,黄少天一直都在叶修旁边,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,作为黄少天组内唯一成员的叶修,一解散,就被拉去爬山了,叶修有烟瘾,但是后来戒了,嘴里喜欢含着棒棒糖,叶修看到山的时候是不想上去的,黄少天却笑着说道,
“到了山顶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叶修看着山下那么多人没打算上来,猜出了黄少天的小秘密还是很有看头的,就跟着一起上去了。

山顶还有一丝雾蒙蒙的,黄少天看着正在喘气的叶修,本来含在嘴里的棒棒糖因为太累了而拿在手里,额头上有汗珠滚下,
“说吧你想说什么?”
黄少天把叶修手里的棒棒糖一把抢了过去,塞进了自己嘴里,
“我喜欢你。”
叶修被黄少天的行为一吓,反而没听清讲了什么,
“啊?”
黄少天只能把棒棒糖拿在手里,
“叶修!我喜欢你!”
叶修拿起黄少天手里的棒棒糖继续塞进了黄少天的嘴里,回答道∶
“好啊!”

这这样,在高中的紧张的学习氛围里,好不容易的一丝空闲,成了两人甜蜜永恒的回忆。

当然那天黄少天并没有让叶修就吃吃方便面,把自己的薯片,饼干全部塞进了叶修的怀里,微笑着说∶
“增点肥,我喜欢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近被伪装学渣甜的,啧啧

谢谢阅读

【双叶】我们坐在高高的床垫子上,听爸爸讲那狗血的故事

有ooc
有私设
小可爱的点文 @修修的小可爱
这已经不是双叶范畴了,这是副cp,叶父叶母主cp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从小到大,从叶修离开的家的时候,在此之前,叶父工作很忙,平时早早的回到家就会给叶修叶秋讲睡前故事。
一开始两个人刚懂点事情,听着爸爸读着格林童话,有可能是叶父中气十足,使两个小朋友很有安全感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可惜慢慢两个小孩长大了,叶父也觉得这些什么童话啊,寓言啊,一点都不带感,便开始自编自导故事,也可以说是关于叶父的故事。
两个男孩子正是最皮的几岁,但是晚上好不容易被折腾了洗完了澡,看着坐在床边散发着黑气的叶父,两个人连忙钻进被窝,被窝里手牵着手,两个人窃窃私语互相在耳边说着什么,好像是

“爸爸又要讲故事了,你说讲啥?”
“当兵的我可不想听了,爷爷都讲过了。”

两个小孩子不时弯着嘴角在那“哈哈”地笑。

叶父把两个人的被子拉好,两个人立马变作星星眼,仿佛表示再难听也要听。
昨天叶父讲的故事是∶

“我以前当兵啊,可苦了,拿手挖土。”

说着就想拿手比划,叶修的星星眼变的更大了,叶父连忙不说挖洞了,摸了摸叶修的头,

“咱家不需要那样的洞。”

叶修只能点了点头,眼睛里闪过一丝遗憾。

叶父继续讲着,叶秋很快就睡着了,毕竟声音充满了安全感,而叶修也发现自己没什么坏事好做,只能兴致低迷的打了个哈欠,眼睛也慢慢闭上了。

而今天的故事明显和上回的不同,就单纯从叶父的表情上来说,之前的是怀念,今天的却是,叶修在心里慢慢的说出∶秀恩爱。
眼睛里是溢出来的爱意,讲着那些烂大街的故事∶
“我当兵的那会儿认识一个姑娘,文艺兵,也就是你们妈,姑娘长的雪白,举手投足间都是涵养,我就发现不对了,旁边的一个连的告诉我,她是被家里安排过来,磨练磨练的,我当时看着自己头上明晃晃的太阳,而她却站在屋子里,里面还有电风扇哗啦哗啦的声音。”

“大家知道这姑娘是安排的,自然知道自己配不上了,但是我却去追求了,很快两个人就情投意合了,当时你们的妈还怕你们外婆外公不同意呢,毕竟是军队里的,结果你们妈没想到,我也是,然后。”

叶修看着正一脸幸福的父亲,刚想跟叶秋吐槽这就是秀恩爱吧,就看见叶秋早就已经睡着了,叶修捏了捏手里叶秋的手,小声地说∶

“猪弟弟。”

然后自己也打了个哈欠,表示自己并不想继续听下去了,叶父把两个人的被子盖好,就回房间去了,至于看什么,咳咳,我还是个孩子。

慢慢的叶修叶秋大了,父亲也越来越忙,当时爷爷想过来帮忙,说孙子喜欢听故事,自己有好多呢,叶修连忙说不要,

“不用不用,我们都大了。”

毕竟爷爷一大把岁数了,这故事也是上了岁数的,还是算了吧。

但难得叶父回来了一趟,看着两个人的房间一听大门响,灯立马就关了,等叶父推门进来看到的只有两个已经上车了,拱在床上的两个小包,仔细听,还会有两个人做作的打呼噜声音,叶父轻笑了一声,便回房间了。

再长大点,叶修叶秋便过了听故事的时候,叶父也开始不经常有空回家了,叶修是不是也会跟叶秋吐槽,

“当年的老爸,给我们听爱情故事,够狠。”

叶秋也回应地笑了笑,

“我都快不记得了。”

叶修笑了笑,牵起了叶秋的手,

“谁让你睡觉了呢,猪弟弟。”

然后本来没多少人的别墅又开始有了生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那个经历是去年军训教官说的,单纯秀两波恩爱
谢谢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