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烟波

cp @英雄迟暮
微博@讴木
徒弟 @天珞景城
转载吱一声

塑料情,再见

不会删文,因为换了手机,文就丢这了

QQ欢迎扩列:2046723113

想了想,没初心了

lof还是卸了

明年生日见

明天要去上海比赛了

快,谁告诉我,全职高手餐厅,小英雄餐厅,在哪?!

【all叶】中秋发生的那些事情

迟来的中秋更文

有ooc

有私设

表情包体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君莫笑:中秋快乐!

夜雨声烦:


君莫笑:少天啊,你怼我怼的很快乐吗?


夜雨声烦:啊?!没有啊啊啊啊啊啊,只是今天都是中秋快乐的消息,发消息顺手了啊啊啊啊!!!!

王不留行:叶修前辈,不要听黄少天放屁,他就是故意的。


一枪穿云:


流云:


海无量:你们蓝雨是和我们杠上了吗!???

流云:我我我是队jhjbjbvibgiqbrp

八音符:【卢瀚文脸在电脑键盘上,脑袋上有一个修长的手指.jpg】等我到现场只剩这张照片了。

君莫笑:

谢谢刚刚一个心脏给我发的表情包

王不留行: 我好像懂了什么。。。。

迎风布阵:我好像也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百花缭乱:给卢瀚文小朋友献上蜡烛。

风城烟雨:啧啧

逢山鬼泣:太可怜了

流云:

索克萨尔:叶修前辈,考虑脱单吗?


沐雨橙风:


【喻黄叶】预告

叶修出生的时候,祭祀告诉他,他身上的两个名字一个是相伴一生的人,一个是杀害你的人。

那日海选,是叶修第一次看到了和自己身上名字对上的两个人。

一个温暖似水,一个热情似火

叶修陷入了纠结。

大型虐心虐身连续剧,将在有生之年更新

——————
来自QQ的梗

【all叶】变成了女孩子,当然是要。。。。

有ooc有私设
好久没写了,文笔死了
小可爱的点文求不嫌弃 @allyetuanzhuxilianyexiumeimeiy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天早晨,鸟语花香春光明媚,外面阳光洒在西方建筑风格的房屋上,从窗户里射进来,照的床上的人眼睛抖了抖,翻了一个身,头蹭了蹭被子,安稳地继续闭上了眼,仿佛刚刚的骚动不是他发出来的一样。

很快门被轻轻打开,一顶和太阳相近颜色的头发,可以看的出主人很愉悦,一蹦一跳的跑进来,一下子掀开了床上人的被子,喊着:
“叶修,起床咯!”
叶修无奈的抬起胳膊,眯着眼睛看着是谁来了,翻了一个身,
“沐橙啊,你能不能像个姑娘一样,温婉点。”

苏沐橙听见,无奈的叉着腰,
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叶修翻了个身,紧紧抱着枕头,等等,刚刚胳膊擦过的一团柔软,叶修一下子惊醒了,
“嗯!?”
苏沐橙看着想起来的叶修,满意的点了点头,扑了上去揉了起来那两团,叶修被弄的直喊停,“别别别。”

苏沐橙只好起身,“赶紧穿衣服,你还讲不讲对战了?”
叶修双手护着自己的胸,催促着苏沐橙,
“你赶紧出去,我自己换。”
叶修把苏沐橙赶出去了之后,看着自己柜里的衣服,掏出了那件最普通的白衬衫,平时看见那些视频里,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这个装扮,再套长一件短裤子。
内衣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帮叶修买好了,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自己揉了揉自己的胸,喃喃:

“怎么自己揉胸就没啥感觉呢。”

无奈的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,快步离开了房间,靠在墙上等待的苏沐橙,看着推门而出的叶修,眼睛发光的看着叶修。

叶修是在昨天下午睡了一个午觉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孩子,吓得自己连忙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苏沐橙,然后苏沐橙和楚云秀就一起出现在了自己房间里,帮自己量尺寸,去买内衣内裤。
但是一下午的不出现,让国家队的其他男孩子很是不放心,更别说同一房间的喻文州了,领队没去看他们打比赛就算了,比赛回来,告诉自己房间不能过进,跟黄少天挤挤吧先。

喻文州狠,但是还是微笑着说“好。”

苏沐橙看着叶修的大长腿,低下腰,摸了摸腿,“哇,真白!真直!”
叶修慌张的往前跑了两步,不让苏沐橙摸,
“你你,自己也有啊!”
苏沐橙站起身,摇了摇头,
“我没有,我太胖了。”
叶修觉得自己仿佛在听谁放屁,仿佛在苏黎世还被喊女神的,不是她一样,赶忙推着苏沐橙,“走吧走吧,不是还要去讲话嘛。”

方锐看着两个女孩子进来了,已经一天没有看见老叶了,所有男孩子都在翘首以盼,跟个等妈的孩子一样,其实是等老婆一样,当苏沐橙推开门,方锐看着两条大白腿,打趣道:
“后面那个美女是谁啊?”
一个和老叶的声音差不多的嗓音,就是毕竟偏柔和点,但是内在的嘲讽还是那样,

“怎么点心大大,看不出来我了?”

黄少天放下了手里的手机,喻文州停下来喝水的动作。。。。一起看向了叶修,方锐站起身,跑过去摸了摸叶修胸口的两坨肉,
“真的假的?”
叶修被方锐手感弄的,忍不住红了脸,咳嗽了一下,
“咳咳,你要干嘛?你是臭流氓嘛?”
方锐只好乖乖的放下手,抬头笑着说道“我是啊。”

而黄少天看着两个人的互动,也跑过去,摸了摸叶修的腿:
“老叶,你记得我们曾经在太阳下许下的诺言嘛?”
叶修瞥了个眼神过来,
“大太阳我不出来的。”
“那西湖边呢,老叶,你别跟我讲忘了,我很伤心的!”
喻文州看着为难的叶修,挑了挑眉
“我都记得,当年我们说段子,说要是变成女孩子就。。。。”

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,
“说好让大家一起爽爽的。”
本来很斯文的一个人,嘴里却蹦出了如同变态的话。
苏沐橙笑了笑拉着楚云秀出门去了。
【拉灯——】

某个刚刚过了生日的职业选手,打了一个喷嚏,小声嘟囔着:
“生日许愿叶修变成女孩子,第二天怎么就感冒了呢?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刚刚考完一级B,mmp,抽到的卷子好难
谢谢阅读

bgm:一直在换,强推洛少爷 萧忆情。。。还有很多

写作软件:墨者写作,手机自带备忘录

小癖好:双耳都带着耳机,一边听歌一边码字

衍生脑洞:当然是叶修退役的时候,大家都跑过来找他了!

AU脑洞:当然是快穿了,特别还是有系统的那种,穿越到十二生肖的爽文

pwp脑洞:搞事情,大家一起上,一起上!

更新计划:最近晋江那边日更所以,这边是想到了喜欢的梗,就更,随缘哟
(所以你们监督不了。)

【all叶】七夕的苏黎世

有ooc
有私设
灰机的点文 @飞飞呱唧呱唧叽叽boom!!!!!!bilibili
段子段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叶修收到了好几份礼物,他仔细想了想不是很懂,今天既不是自己的生日,也不是什么节日吧,毕竟外面并没有什么活动。
但是叶修还是收了进去,放在了桌上,他觉得不出意外,应该是队里的人吧。

2.
叶修把礼物收拾好,带着一队人往比赛场浩浩荡荡的过去了,叶修看着这帮人都很羞涩的看着自己,叶修觉得很懵逼。
黄少天首先打破尴尬,跟叶修勾肩搭背的问:
“你看到我送的键盘了嘛?”
叶修直接回了一句,
“还没拆。”
但是清楚了,里面那个键盘是黄少天送的。
然后其他人看着黄少天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礼物是啥,一个个都上来说,只有喻文州,张新杰和肖时钦并没有说出来。

3.
比赛开始了,叶修坐在教练座位上,看着这一个个的骁勇善战,还有隔壁英国队队长,今天表现也很惊艳,让叶修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叶修毫不客气的看着过来巴结自己的,隔壁队的教练,变向的夸自己的队友。
“今天怎么这么猛啊,别人拿不到冠军怎么办。”

4.
叶修带着一帮人去了自己房间,所有人都很激动,以为可以干什么了,只见,叶修把桌上的所有礼物一个一个给回去,
“你的键盘。”
“你的鼠标。”
“你的老干妈。”
    。。。。

一个个都拿着东西,除了喻文州,张新杰和肖时钦,他们三一直站在门口,看着一个个拿着礼物出来,跟着一起走了。
叶修看着还剩下的四个礼物,犯愁。
叶修虽然怀疑张新杰他们,但是有四个,怎么分的清楚,只好乖乖收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心脏表示,辣鸡。
后面苏沐橙告诉了叶修那天是七夕,而三个礼物,还有一个是英国队队长的。
谢谢阅读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鲸落HAN:

我啊陈小白:



傲寒404:





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






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


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







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


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


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













  • 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






  • 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






  • 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











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




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




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











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




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




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











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




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




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











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




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




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




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









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




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




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




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




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













:)






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




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




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




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




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




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






以上。













【瞳耀】如果展喵误会了,那么白羽瞳岂不是(凉了)

有ooc
有私设
系列六吧
刚刚换了手机,小号丢了,估计得过几天登回来,先用大号更,到时候会转载回去
前文看小号 @木木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展耀摸了摸自己的头,不是很懂赵爵要干什么,而赵爵一回警局就跑到了白羽瞳的办公室去邀功。
白羽瞳看着神癫癫的赵爵,放下了手机的文件夹,
“怎么样?”
赵爵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手帕,然后用手指捏着那一根细小的头发,递给了白羽瞳:
“喏,去亲子鉴定搞一下。”
白羽瞳接过,点了点头,
“好。”
赵爵继续说:
“到时候你鉴定完告诉我一下,我去交涉。”
眼神飘向了某个地方,正躺在家里看报纸的陈教授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。

白羽瞳先去了一趟展耀家,幸好最近展启天夫妇正好旅游回来,白羽瞳慎重的接过了那根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,明明在展耀还在家里的时候,头发还是那么乌黑亮丽,白羽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展启天给白羽瞳的时候,虽然年龄已是暮年,但是那炯炯有神的眼神,无不是在威胁着白羽瞳,
如果知道了什么一定要告诉自己。
很快白羽瞳就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公孙,毕竟在医学方面白羽瞳很放心公孙的人脉。

几天后,命案还在发生,慢慢的白羽瞳发现自己和展云碰到的时候越来越少,有可能是那边的人感到了什么,还是展云心里有鬼,白羽瞳竟然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展云和顾云了。
但很快公孙就把鉴定报告丢在了白羽瞳的桌上,说出了让白羽瞳在意料之中,又在意料之外的话:
“百分之九十九。”

很快展云就发现了不对劲,自己有时候会去大学里授课,或者去找教授讨论研究,但是有个人出现在自己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多。
一开始只是接人,那个被接送的展云也觉得眼熟,好像是某个小警察。
慢慢的和自己开始擦肩而过,展云站在教授办公室的窗户旁边,看着那个叫白羽瞳的靠着一辆白色的跑车,展云自然是很不喜欢这种炫富的人,刚想冷哼一声,移开眼神。

但是教授好像发现了展云对外面那个小年轻的关注,走到展云的旁边,眼睛也看着这个小年轻,嘴里却说着:
“这个好像叫白羽瞳吧,是个警察。”
展云一听来了兴趣,继续听着,
“他呀,和我之前的那个学生,展耀是一对。那个白色跑车我也好久没看见了。”
展云一听,心里就有一股无法说出来的火气,教授继续介绍道:
“展云你和展耀岛蛮像的。”

展云叹了一口气,手里拿着刚刚问的问题做好的笔记,向教授再见,
“那我先走了,教授。”
教授只好点了点头,
“那回见。”
展云抱着资料,下楼去了,展云看着白羽瞳看到自己的一瞬间,跟看到了猎物一样,向自己走过来,展云却勾起嘴角,冷笑了一声:
“呵,花心的男人。”
白羽瞳被攻击的莫名其妙,刚刚想好的开场白,都没法蹦出嘴,而展云也没给他开口的机会,错过身,走远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羽瞳委屈,却不能说
两天一更说好的
唉天天到晚上九点训练完,然后群里亲友打牌,然后就是十二点【哭唧唧】
谢谢阅读

我的一些真心话

就讲实话吧
发现lof这个软件完全是因为米英一篇贴吧授权的文,贴吧上没动静了,就只好爬来了这边。
米英粮贴吧多,真的,我最爱海英,国设了。

我去年暑假来的圈子里,那是我第一次写文,第一次碰同人文,来了这个圈子,完全是因为看到了晋江上的一篇《我是叶家小助攻》来的【强推】
还有已经删号的停车场大大,那个时候dun肉超香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退圈了

《女神在上》也好看,这个性转

那个时候先是看文,去年的时候我搜遍全网,三四个all叶重生梗吧
太少了,没有我想看的我就亲自操刀,反正主要是没人写自己的爽点,那为了自己有粮吃,就自己写了。

有人点喜欢真的很快乐,现在那个一开始追我文的人还在催我的番外,【我就要问问你了,你不说你没手机嘛?!你不是高一嘛?】

后来想起认识一波同好,加入了一个群,那个群是杂食群,所有cp都有,所以聊全职的时间几乎没有,跟单纯水聊一样。
那个时候我三四十粉吧,那个时候我也拉了同学,她写米英,我写all叶,答应好一百粉就开车。
她现在被我安利的就吃叶黄,和黄叶。

群里的大家也都是新手,所以大家互关一波,群里人一多投骰子啊,连麦啊就出来了。那时候群主也就是野图可冷漠了,也很皮,一言不合就改群名片,还是改成那种很黄暴的。
我记得我开学了,在新的学校宿舍躺着的时候还在跟她们连麦。

那个时候真的很快乐,大家说不更就不更,谁先更谁是狗。
后来开学一个个都走了,群里开始冷清了,但我们怕那些老人回来的时候发现群里都是不认识的人,所以我们不再宣群了,就我们几个玩。

一个游戏出来了,我们群里肯定是要组队玩的,原耽书,兄弟情的电视剧我们也要讨论,真的很快乐。没有因为大家都不混全职就没有话聊。

那个时候有可能是我自作多情,dan点了我的文,我们俩粉丝又近,我就经常和她比,但是她涨粉很快,而我平时也懒,粉丝也慢慢的涨。

过年的时候,那是我在圈里过的第一个年,什么活动都有,加了一堆,这时候就要闲扯到后来认识的一波人。
像那个笑笑,(不一样,安笙,黑白,都是在chu薇太太的活动群认识的,后来发现苏沐橙生日没有人,我们几个就又去开了一个群,生命中出现了一丝的交集。

那个时候那个黄叶活动群,后来就被发展成了亲友群,十方是我印象最深的人,因为她跑过来问我墓秋什么时候更。
讲实话群里很多人我都不认识,有可能是我进圈太早了,一般开始产粮了,就懒的翻tag,关注一波太太了,所以我对我后面来的我都不是很认识。

我承认当时22是很傻逼,有可能是我记错了,反正当时她说她是玩的贴吧,然后建了一个lof,让我们去关注一下,点个推荐。
后来就遇上了tag被刷了,我老婆被气到删号,又开个小号回来,那个时候还跑过来跟我表白,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亲老婆。

再后来,黄叶群的人,又认识了新的一波人,我已经不愿意再交朋友了,不然朋友圈是真的太大了。
讲实话进了那些群,我没有改群名片,我说话没有人理我,我也不是很懂了,有可能只有有排名的人,讲话才有人理吧。
所以我觉得还不如一开始的那个群。

后来已经有粉丝群了,先去撕了一个用了顶胯梗的新手,也不是用了你的排版就多打了几个空格,讲实话,那个时候我没觉得抄袭,但是在群里问,到底哪里抄袭了,没人理我,好像撕人很正常,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情∶

在之前我有去过一个活动群,那个时候群里的人只是聊梗,聊着聊着,说如果全职高手里的人变成软件,会是什么样的,很正常吧,就是聊梗吧
然后一个人蹦出来了,这个梗我用过了,是我的!

我笑了,梗还分先来后到嘛?那第一个用穿越梗的,岂不是可以骂后面的每一个人。

但这次22这次,我站太太,因为她用了一套话,不是梗了,是对话重复上了。

后来嘛就是两个人撕了,我中立咯,某人看透我咯,那我就不留下了,如果是你撕人的时候一定要站你那面的话,我走
毕竟我这人看事情很中立的,如果说有人骂你我会去,但如果这件事情没必要闹的这么大,不好意思,我看戏。

然后就删了一波好友,清了一波列表。
和闺蜜聊天,我们想起了之前原创时候的坑,然后我们一拍即合,省的在lof难受,还不如跑掉。

现在加群也不像以前了,以前大家tag翻,翻到就是缘分,毕竟一天产粮很多,但是我有很多小号,在别的圈,现在都是私信,加群。
群里除了剧情,除了剧情,除了演戏的两个人,没了,不聊闲话的让我害怕。

有时候觉得还是以前的人好
大家虽然都会加别的群,但那个群,大家累了都会回去,就算列表十几个群,但那个群,是我进去聊天,最多的地方。

认识你们真的很开心

主要也是all叶自己想写的写完了,有些连载自己也没写大纲,最近训练也忙,忙到心力交瘁,所以

我就是说说心里话,更新你也懂的,看我和我老婆情头

做人一定要开心,为什么要苦了自己,成全别人
咱是网络,网络一线牵,珍惜这段缘
但是遇到不顺心的,删号从来,或者压根不回来,不是很爽嘛
难道这个圈子有什么,十分令你重视的东西嘛?硬要不回来,就难受的地步?

我重视叶修,over






我做人,从来不委屈自己
当然我很佛系,除非你惹到我的底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