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木

cp@星空下的星辰
微博讴木
徒弟@天络景城
请叫我木爹或者霜总谢谢
半长篇半社情半表情包还节奏快的写手,了解一下
现在半脚在all叶,半脚在镇魂
梦想是当个画手

转载请跟我吱一声


希望被约稿

【黄叶】反正我们不是亲生的(上)

有双叶戏份
点文哟,一个一个来 @北梦淑醒
有ooc和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叶修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妈妈,在走之前还是微笑的,看着身边的弟弟哭的稀里哗啦,身上的葬礼服变得皱皱的,叶修发现自己的眼睛中逼不出一点泪水,但是眼眶是红的,可是眼泪却不下来,父亲跟叶修不认识的人,对着自己的指指点点,大概是说自己怎么怎么冷血。

很快就没有叶修和叶秋两个的事情了,被叶父赶回了房间,叶秋红肿着眼睛问叶修,

“哥,你为什么不哭啊?”

叶修抬头看着天花板,

“因为我觉得,我为什么要哭给那些想看戏的人。”

叶秋用手把眼泪一模,

“那我也不哭了。”

叶修摸了摸叶秋的头,

“那可不行,叶秋要帮爸爸哭,不然爸爸会丢人的。”

叶秋拉着叶修的衣服,

“我不管,我们以后相依为命吧。”

夜深人静,外面已经没了声音,所有人都入睡了,被窝里的小人儿拱的被子也在动,叶秋揉了揉自己睡眼蒙松的眼睛,模糊的看到睡在下面的一团在抽动着,还有一些呜咽的声音。叶秋爬下床,叶修已经停止了抽动,叶秋一把掀开叶修的被子,红着眼睛的叶修像小兽一样,看着叶秋,叶秋一把窜进了被窝,抱着叶修,

“还有我呢,睡觉吧。”

一直依靠自己的叶秋,现在也能被依靠,叶修也反抱紧叶秋,安心的陷入了睡眠。

才葬礼的一个月后,叶父往家里带来了两个人,叶修冷眼的看着这一切,只见妇女面露慈祥,一看就是想和叶家兄弟打好关系,还带了一个黄头发的孩子,虽然有些羞于说话,但是从父亲问话回答那么多就可以看出,这是一个话唠。

叶父带着两个人走向了叶家兄弟,

“他叫黄少天,以后就是你们的弟弟了,这位是你们以后的妈妈。”

叶秋坐了一个鬼脸,

“我才不要弟弟,我也不缺妈妈。”

说完就跑回了房间里,叶父无奈中有一些生气,
跟妇女解释道

“不好意思啊,平时太惯着孩子了。”

妇女摇了摇头,

“没啊没事。”

叶修伸出手,对着黄少天说道,

“叫哥哥,弟弟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面就是日常和反攻了
你们看吧,我就快日更了。
谢谢阅读

评论(15)

热度(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