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里烟波

cp @英雄迟暮
微博@讴木
徒弟 @天珞景城
转载吱一声

塑料情,再见

不会删文,因为换了手机,文就丢这了

QQ欢迎扩列:2046723113

【喻叶】只是一介书生,不值得

有ooc
有私设
活动文
推荐bgm∶书生(KB哦的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外面的荷花开了又落,两个孩子在那边打闹着,

“我跟你讲文州,我将来要去考功名了。”

另一个被称为文州的孩子,捏了捏面前男孩的脸,

“别忘了,记得回来嫁给我。”

男孩子杵着头,想了想,

“为什么是我嫁,要你娶?!”

喻文州跑到荷塘边上,摘了一个荷叶,笑着说道,

“呆子你傻了嘛,这有什么区别?”

另一个孩子笑了笑,

“说错了。”

很快,又到了雨季,雨滴打在河水上,滴起练练涟漪,有几条鲫鱼在水底游来游去,因为河水的清澈,竟让人一眼就看见了,当初的小男孩已经成长成为了少年,旁边站着的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,因为年龄的成长,已经能看出这个女孩其实是男孩身了。

少年指着水里的鱼,说道,

“看,当初它们还是我们放进去的呢,才这么小。”

说完还用手指比划给喻文州看,喻文州看着水里的鱼,问道

“叶修,你明天走?”

叶修点了点头,

“嗯,明天走,你等我。”

喻文州伸了个懒腰,淡淡说道

“那你去追逐你的梦想了,那我也去继承我家的事业了。”

叶修点了点头,“那我明天走你记得来看我。”

喻文州把身上的玉佩递给叶修,

“知道了,你说了好几天了。”

叶修接过绑在了自己的衣服上,

“好的好的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喻文州看着叶修渐行渐远的背影,叹了一口气,起身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灰,往返方向走了。

第二天锣鼓喧嚣,叶修被乡亲们送上了去京路,喻文州趴在窗边看着正应酬着别人的叶修,笑了笑,叶修一瞥看到窗边的美人在对自己笑,回头摆了摆手,大声喊道

“等我啊!”

喻文州也大声喊道,

“好的,知道了!”

叶修点了点头满意的踏上了考取之路。

就这样,两年过去了,喻文州还是在河边看着那两条鱼,变得更加粗壮了。可惜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了,旁边的母亲叹气说道,

“回家吧,别等了,你该娶个女孩子了。”

喻文州摇了摇头,

“可我们一开始说好的。。。”

母亲看着已经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儿子,摸了摸肩膀,

“是啊,说好了,我们不反对,可是三年不回来,也没有书信回来,走吧。”

喻文州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母亲,想了想自己也等了三年了,抬头看着雾蒙蒙的天空,点了点头,随母亲回家了。

回到家,喻文州把身上的女装脱下来,穿上一件干练的男装,把一些和叶修一起练的字帖,一些回忆,装在一起,放进了一个檀木箱子,一把大锁锁住以前的情感,把箱子塞进了床下面。

而另一边的叶修因为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,等到达京城的时候,已经两年后来,第三年赶上了成功考上了功名,可惜当赶到离家乡还有一里路左右的地方,有些乡亲看见了,说道,

“大才子回来了?”

叶修连忙问道,

“喻文州呢?”

乡亲打趣道,

“我们还以为你知道才回来呢,喻家大公子要结婚了。”

几个乡亲还在继续追问着
“怎么样啊,考的怎么样啊?!”
“我们还以为你就是为了喝喜酒呢,你们当初玩的那么好。”

可叶修什么都没听下去,就听见了结婚这两个字,手里的包袱因为手掌的下垂,而掉到地上,后退了两步,突然笑了笑自嘲道∶

“也是,应该的,我有什么资格让你等我。”

叶修对旁边的乡亲说了几声“谢谢。”,就独自往家走去。
叶修家和喻文州家遥遥相对,对面正张灯结彩,叶修家一直是官家,而喻文州家则是商家,叶修为了两人看了不会尴尬选择从自己后面走,小厮看见叶修拎着包裹回来了,刚准备喊,叶修抬起手,

“不要说。”

小厮只能点点头,继续自己干自己的事情了。

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,桌上是好几封信,署名都是喻文州,只是最后直接一个信纸

“我不等你了。”

叶修把信收拢起来,放到了自己的抽屉里,把包裹收拾了一下,隔壁母亲看到了打开的房门,
“小修,你回来了?”

叶修淡然说道,

“回来了。”

叶母一把过去抱住,嘴里喃喃道

“回来就好回来就好。”
说完,突然想起了什么,一把拉住叶修,拉着往主厅走,叶修认命的走在后面,叶父坐在大厅椅子上,看着叶修脸上有一丝动容,但是很快又严肃了,问道,

“回来了?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,回来看看你们。”

叶父坦然说道,

“那等会儿。。。”

叶修点了点头,说道

“马上就走了,。。算了吧。”

叶母在旁边叹了一口气,

“你能想开就行了。”

外面开始有唢呐鼓声,两个轿子并列过来,喻文州坐在马上,下马,而叶修从大门出来,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而又别开,叶修坐上了轿子,喻文州则把自己的媳妇从轿子上迎了下来 ,两个轿子,一个停了下来,另一个踏上了另一条路 。两条线中间有所重合,又分开,而又渐行渐远。














是不是想打死我,其实















给你们点肉沫沫吃吃











是糖,你信吗?









叶修终于把一天的公务干完了,躺在床上,突然自己的亲信说道,

“老爷,有人来了。”

叶修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见有人在自己门口说道,
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。”

叶修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推开门,看见那个人正看着自己院子的种的荷花,回头对自己笑着说∶

“过的挺好的呀,叶修!?”




等到叶修被压在床上,脊柱压着木床而有些疼,叶修赶紧才想起来,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喻文州低头咬住底下人的红唇,笑着说道∶

“这边有事就过来了,想了想你在,不就来了嘛。”

拉灯,开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阅读(//∇//)

评论(23)

热度(106)